這是木屋底下的陷坑。

原來我們已經到達開始跟身邊人們道別的年齡。
沒想到會在昨晚得知妳逝去的消息。
百感交集。

我知道當年齡到達一定程度之後,
就得開始與身邊親近的人告別,
沒想到第三個人是妳。
在睡夢中離去。
在你離去前兩天晚上還接過妳打來的電話。

妳離去的原因竟是過勞。
百感交集。
說也奇怪,高中時我們從來都不是同一掛的。
妳有妳的交友圈,我有我的。

同樣讀男女混合班,妳跟小白完全是不同的類型。
小白是很帥氣的女生,妳則是充滿女人味的女生。
在我身邊的同學當中,妳是非文組中唯一會化妝、會噴香水的。
完全不像二類的女孩,妳比較像是精緻可愛的文組女生。
在我心裡,妳一直是被我規劃到精緻可愛那一類的。

那天接到妳的電話,充滿驚喜與回憶。
對於我記得妳的聲音,妳居然感到訝異。
如果妳知道我還可以把記憶中的聲音跟氣味連在一起妳會不會更訝異。
妳身上總是帶著甜甜的、很類似太菲糖的糖果味,尤其是頭髮靠近領子那一帶。
妳曾經笑過我比較像是小動物,可以用鼻子來分辨人,所以很適合讀三類。
我才不是小動物,妳看過有動物跟我一樣胖的嗎?
妳問我有沒有討厭的同學。
說真的,當時我過得很快樂,班上的同學每個我都喜歡。
都喜歡,真的。
我也沒有對誰冷淡,從來都沒有。

想了一天,最後那時妳想跟我說什麼?
我的回答是不是讓妳覺得滿意?

妳說工作很忙,但突然想吃杏仁餅乾。
想起高二那年的啦啦對比賽,想起家政課那個歡樂無限的大烤箱。
那天晚上我們一起回想起很多事情。
我說等妳回台中我再烤給妳吃,現在我住的地方有小烤箱。
跟你約了新年再一起吃飯。
一起來聊工作的苦樂。

但是,再見。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告別。
bye。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愚者木屋. all rights reserved.